大个

今天做了一个梦,很惶恐

就是梦里我死了

但是有个男人就是不放过我

他一笑就让已经死掉的我恐惧的全身发抖

他还无处不在

莫名其妙

心悸了一天

在梦里觉得自己很绝望

已经死掉的我

怎么就还是害怕他 ​​​

我的人生一塌糊涂,下着大雨,电车坏在半路,还没伞,推了一个小时回来的,这几天活的是什么啊,乱七八糟,可笑啊


听到学校外面有个25岁的哥哥自杀了,二十几层直接跳了下来,不知道原因,我听到有人说熬一熬就过去了,为什么自杀搞不懂?我想说的是每个人总有过不去的坎,过不去的人生,在我们看来可能非常小的事情,在别人眼中是压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,哥哥,希望你在那个世界过的不那么辛苦,也希望来世您能活的开心。之前发生过很多事情,很多人都对我说会好起来的,你要坚强,要抬起头,生活还要继续,可是你怎么知道?你怎么可能知道!直到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,你的世界开始崩塌,你才能明白我的感受,可是我不想也不愿意让你们明白我的感受,因为啊,这些痛苦的事情我经历过了就好了,你们不用经历那么痛苦的事情啊,十五岁刚上高一,然后医生说我疑似感染了乙肝病毒,在等结果的几天时间里,我暴瘦了,我那会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公平,为什么,凭什么是我啊,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啊,我才15岁啊,我知道是谁传染给我的,可我不能怪她啊,所有人都知道,都劝我,可是为什么我连生一点点气的机会都不给啊,我很害怕,但是想想其实没什么可怕的。只是不能上学了,以后不能接触那么多人,能活着就好了,我就这样安慰家人,家人也逐渐相信我真的没事,我自己也似乎相信我自己真的接受了。但是还好,真的,最后医生告诉我我没事,我没感染,只是肝功能比较高,我那会直接瘫在凳子上了,在回家的路上大哭,所以我想说你觉得一个人吃的好,睡得好,人也整天开开心心,但是你永远不知道她的内心腐烂成什么样子了,现在啊,我辜负了曾经勇敢的自己,发现我的身体越来越腐烂,越来越沉迷安眠药才能睡觉,越来越想死,无时无刻,都在牵扯撕裂我的心脏。疼,但是让我清醒

我自甘堕落,救我就是害我

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,

一边内心激烈的想死,一边又令人作呕的想,会不会有人不想让我死,要不先活着?我像个搔首弄姿的妓女一样,我只想让人抱抱我,和我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,,但是又想远离任何人,我真的令人恶心,和个怪物一样,这和一个贱人有什么区别呢!!!!

我不想加油了,我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现在是这种局面,我不怪任何人,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原因,但是我不该是这样的啊,,内心滋生垃圾细菌,可我不该是这样的啊,我该是天天乐呵呵的啊,装不下去了,能不能就这样睡着明天再也不醒了,别醒了,好不好,啊,就这样吧

没劲,
没意思
跳下去会不会好一点啊
只有推开我的人
没有愿意伸手抱抱我的人
这世界怎么没有太阳啊

想死,难过
在高处控制不住的想跳下来
死了是不是就很好了
其实挺害怕的
踏入这个怪圈出不去了

爱你呦

“杨九郎,杨九郎,把咱俩的结婚证拿过来”
“角儿是不是又想看你老公的盛世美颜了,你老公就在这儿站着呢,随便看”
“小眼八叉的,你拿不拿,信不信我打你啊”
杨九郎看着马上就要生气的角儿,哒哒的跑过去拿了过来。
“角儿给你,我去做饭啦”
杨九郎还没走,就看见自家的角儿要动手撕掉结婚证。“角儿,角儿,你干嘛呢”,杨九郎夺下了角儿手里的结婚证。
“九郎,我听说撕了结婚证,这辈子就不会离婚了”,小孩儿今天特委屈。
九郎知道自己家的角儿没安全感,但没想到这么严重。“角儿,你看着我,你一直都觉得和我在一起是你的幸运,其实不是的,这是你应该得到的,我爱你,你是很可爱的人,让我觉得生活一下子不艰难了,街道也好 晚风也罢 都很甜。”
“小眼八叉的哈,还挺会说话,那我不撕了,记得每天都要爱我一百遍”
“我的角儿,一百遍哪儿够啊,其实吧我不让你撕掉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”,杨九郎故作高深。
“什么,什么,九郎?”
“你撕掉,到时候咱们的孩子怎么上户口啊”,杨九郎对这小孩儿的耳朵吹气,张云雷耳朵一下子红了。
“我,我是男人,哪儿。。。。。哪儿能生。。。。生孩子啊”
杨九郎一下子扑到床上,把自家的角儿放在自己的肚子上,
“孩子,还不容易啊,来,坐上来,自己动,你老公我一定让你爽死”